夫妻相互撫養義務的履行

                          2021年07月23日
                          夫妻相互扶養義務的履行——高某某訴李某某扶養費糾紛案
                          裁判要旨
                          夫妻有相互扶養的義務。夫妻一方因身體等原因,無法自食其力,需要照顧的,在另一方不履行扶養義務時,有要求其給付扶養費的權利。人民法院應根據扶養權利人一方的實際需要、支付扶養費一方的經濟能力以及當地居民的平均生活水平確定夫妻間扶養費的給付標準。
                          基本案情
                          高某某向鄄城縣人民法院起訴稱:高某某、李某某經人介紹認識,2016年4月13日登記結婚,婚后無子女。婚后高某某患上偏執型精神分裂癥,李某某對其不管不問。自2016年12月至今在娘家人的照顧下,高某某多次住院治療,花去大量醫療費。李某某作為高某某的合法丈夫,對患病的高某某負有為其積極治療并負擔醫療費、生活費等的法定義務,高某某多次向李某某索要醫療費、生活費,李某某均以各種理由推脫,李某某的行為違反了婚姻法夫妻之間有相互扶養的義務的規定。高某某訴請依法判令被告李某某支付原告高某某扶養費84912.21元(其中醫療費75912.21元、生活費9000元);訴訟費用由被告李某某負擔。
                          鄄城縣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2016年4月13日,原告高某某與被告李某某登記結婚,婚后無子女。原告分別于2016年12月17日、2017年9月5日、2019年4月8日、8月10日、12月14日、2020年3月25日就診于鄄城安寧醫院、2018年11月3日就診于濟寧市精神病防治院,入院及出院診斷均為精神分裂癥或偏執型精神分裂癥,醫囑需監護護理,分別住院17天、54天、124天、61天、48天、67天、113天,分別花費醫療費用18536.8元、19510.6元、31073.29元、19455.14元、7065.6元、20616.07元、30532.42元,不住院期間花費醫療、治療及藥費共計31011.07元,以上費用經統籌支付、醫療保險報銷后原告個人負擔部分總額為75912.21元。另查明,原告自2016年10月份起除就診外一直在其娘家居住,由其父母照顧,未與被告共同生活,上述費用系原告父母墊付,2020年8月19日原告的監護人變更為高某啟。
                          裁判結果
                          鄄城縣人民法院判決:被告李某某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支付原告高某某醫療費用75912.21元、扶養費9000元。案件受理費1839元,減半收取計919.5元,由李某某負擔。
                          判決后,原、被告均未上訴,現判決書已發生法律效力。
                          案例解讀
                          夫妻雙方有互相扶養的義務,扶養是指夫妻之間的一方對其配偶負有提供生活供養責任的法律關系。夫妻關系的建立賦予了夫妻雙方特殊的身份,基于這一身份衍生出的夫妻扶養義務也是婚姻存續和發展的重要依托。夫妻撫養義務是對人類生存權乃至發展權的重要保障,夫妻扶養關系同時具備財產和身份雙重屬性,這也決定了其屬于典型的共生義務范疇。履行夫妻扶養義務是幫助對方解決生存問題的最直接手段,同時也是實現家庭穩定和睦的重要基礎。夫妻扶養義務對傳承并發揚中華傳統美德,構建和諧的家庭社會關系,彌補社會保障制度不足等方面具有至關重要的作用,如何更好地適用則會對其應有的功能發揮帶來顯著影響。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千零五十九條的規定,有扶養能力的一方,對于有殘疾、患有重病、經濟困難的配偶,必須主動承擔扶助供養責任。
                          實踐中,夫妻扶養糾紛主要表現為,一方因某種原因失業或者謀生能力暫時或較長時間喪失,而另一方不履行法定扶養義務。夫妻之間的扶養主要是為了滿足生活困難一方的基本生活需要和其他必要開支,如支付醫療費等。一般情況下,人民法院應根據扶養權利人一方的實際需要、支付扶養費一方的經濟能力以及當地居民的平均生活水平確定夫妻間扶養費的給付標準。審判實踐中應注意以下問題:一、夫妻扶養義務的履行以婚姻存在為前提,以一方需要扶養為條件。符合上述要求時,夫妻之間的扶養義務即產生,而不以是否共同生活以及結婚時間的長短為條件。實踐中,負有扶養義務的一方經常以對方有一定數量的夫妻共同存款為由,拒絕給付扶養費,從保護生活困難一方的生存利益考慮,一般情況下,只要能夠確認生活困難一方對夫妻共同存款去向的解釋存在合理性,就應當支持其訴訟請求,而將雙方有關夫妻共同財產的爭議留待之后離婚訴訟中一并解決。因為,在不解除婚姻關系的情況下,如此處理,既可以加強對弱者的保護,也不會對另一方造成實質性利益損失。二、夫妻約定實行分別財產制的,并不影響夫妻之間扶養義務的履行。夫妻之間的扶養義務是基于雙方的配偶身份關系,是婚姻共同體的本質要求。而夫妻財產制僅是夫妻之間對于婚后財產歸屬的約定,不能因為夫妻雙方約定實行分別財產制,就認定雙方不負擔基于特定身份關系的扶養義務。因此,在夫妻約定實行分別財產制的情況下,當夫妻一方的個人財產難以維持正常生活時,仍然有權要求對方給付生活費。因為互相扶養是夫妻之間的法定義務,這種義務隨著婚姻關系的締結而產生,隨著婚姻關系的結束而終結,法律并沒有規定實行分別財產制的夫妻可免除相互扶養的義務。
                          本案中,原告高某某與被告李某某系合法夫妻,原告長期患有精神分裂癥,無自知力且無勞動能力,沒有任何經濟來源,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千零五十九條之規定,作為丈夫的被告對原告具有扶養義務,故原告要求被告支付扶養費,于法有據,應予支持;原告主張按照上年度菏澤市農村居民人均消費支出計算撫養費三年共計9000元,不超出法律規定的范圍,應予支持;關于醫療費用,原告自確診為精神分裂癥后便由其父母照顧,期間的醫療花費均由其父母墊付,且原告本人已完全喪失勞動能力,無任何經濟來源,原、被告雙方亦無共同財產,原告要求被告支付醫療費用,法院結合原告的實際需要、被告的經濟能力以及當地居民的平均生活水平,確定扶養費的給付標準。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千零五十九條  夫妻有相互扶養的義務。
                          需要扶養的一方,在另一方不履行扶養義務時,有要求其給付扶養費的權利。
                          本文來源:山東高法、山東高院審管辦
                          六月婷婷七月丁香